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律资讯
太可怜!亲妈后爸“混合双打”致6岁儿童器官衰竭
2017-12-070阅读作者: 法拉理

摘要:太可怜!亲妈后爸“混合双打”致6岁儿童器官衰竭

文章来源:法拉理公证号


最近幼儿园“虐童案”的四起,让孩子的健康成长蒙上了一层阴影。我们从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人性,但也未曾料到竟下劣凶残至此!


1.jpg


前几日,一位母亲再次刷新了人性的底线,竟虐待自己年仅6岁的儿子,致其被送入重症监护室,这样的生母,你还愿意认吗?


6岁男童身陷ICU,生父竟毫不知情


       溪溪(化名),一名本该无忧无虑享受幼儿园时光的6岁儿童,却在2017年11月27日被送至医院的重症监护室,至今仍未痊愈。


从一段视频中看到,溪溪侧身躺在病床上,大腿和背部大面积黑紫,溪溪一动不动,医生正在为他治疗。


2.jpg


记者了解到,除肉眼可见外伤外,溪溪心脏、肝脏不同程度受损,肾功能异常,现在高烧四十度。一名医生表示,孩子情况稍有好转但还是很严重,还要做血滤。


孩子的病况如此严重,可孩子的亲生父亲陈俊红竟毫不知情,甚至就连孩子住院的消息,也是他机缘巧合之下从孩子的姑父口中得知的!


这是怎么回事呢?


假“父亲”求助遇亲姑父,男童惨遭亲妈毒手


       11月28日,溪溪姑父在外卖配送工作群里看到一条求助消息,声称史某(继父)的儿子生病住院正在抢救,需要大家伸出援助之手。


       求助信息中还包含了溪溪的照片,溪溪姑父看了后觉得和溪溪十分相似,顿时觉得不对劲,便通知了溪溪的父亲陈俊红。


3.jpg


       几人商量过后,决定先让溪溪的姑姑董女士去医院看看,确认下正在抢救的到底是不是溪溪。


       来到医院的董女士见到了溪溪的母亲张某,并旁敲侧击地询问孩子的情况,张某却说孩子没什么大问题。


       不放心的董女士又偷偷去问了问医生,医生却告诉她,孩子受伤严重,原因是被他母亲张某殴打所致!


马俊哲.jpg


       家长在教育孩子的时候,存在一个误区,即我的孩子我爱怎么管就怎么管,其他人事无权干涉的。其实不然,当婴儿来到世上时起,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了,并不归属于任何人,他自出生时享有宪法及法律所赋予的权利及保障。


宪法和法律中明文规定了公民的生命健康权,那么家长就无权肆意殴打孩子。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第十条规定,“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,禁止虐待、遗弃未成年人,禁止溺婴和其他残害婴儿的行为,不得歧视女性未成年人或者有残疾的未成年人。”
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第二十一条规定“监护人实施家庭暴力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,人民法院可以根据被监护人的近亲属、居民委员会、村民委员会、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等有关人员或者单位的申请,依法撤销其监护人资格,另行指定监护人。被撤销监护人资格的加害人,应当继续负担相应的赡养、扶养、抚养费用。”


第三十三条的规定,加害人实施家庭暴力,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,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;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
很明显,法律是明确禁止虐待儿童的,不管出于何种目的,都是不可以的,严重的将被剥夺监护权,甚至是被判刑。


亲生母亲拐走儿子,威胁生父“跪着求她”


       原来溪溪的亲生母亲张某,在溪溪出生前就和陈俊红离婚了。后来,孩子交给了陈俊红抚养,前两个月张某每个月都来探望孩子一次,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。


但自从今年5月,孩子的母亲张某突然带人把孩子从幼儿园带走后,陈俊红就再也没有见过孩子。由于陈俊红不知道孩子母亲住在哪,而且孩子母亲不接自己的电话,所以没能把儿子要回来。


在这期间,孩子也曾给奶奶打过电话,说自己想家了,想回去。陈俊红一家强烈要求张某把孩子送回来,可张某拒绝了并且不再接电话了,她还曾说有一天会让陈俊红全家人跪着求她。


4.jpg


如今再次见到儿子时,却是在省儿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,看着躺在病床上满是伤痕的儿子,陈俊红满脸的焦急与懊悔。


母亲擅自带离男童,是否构成犯罪?


马俊哲.jpg


一般而言,孩子的抚养问题,在夫妻双方离异后协商确定。若是经由法院判决,即便抚养权归一方所有,但并不影响对方的探视权。


文中男童母亲是有权探望孩子的,但是在探望男童后直接带走的行为,可能是违背了夫妻双方的约定或是法院的判决。


但是,从刑事实务层面,母亲带走自己的亲生儿子且不具备不法目的的话,是很难认定为刑事案件的,更多的归属于家庭纠纷。


元凶被警方带走,男童却仍未康复


       目前,张某与自称男童父亲的史某,都已被警方带走,行凶动机目前暂不明了。


被带走的史某,正是张某离异后所交的男友,孩子身上的伤痕也正是他和张某共同殴打所致,孩子被送去抢救后,也正是他在群里以父亲的身份发的求助信息。这次将孩子殴打致器官衰竭,他同样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
5.jpg


目前,孩子的病况仍不容乐观,ICU的巨额医药费压得陈俊红喘不过气。作为一个月收入两三千的父亲,现在却要支付起孩子每天两万多的医药费。


6.jpg


陈俊红表示,目前已经支付了七万多的医药费,其余费用正在积极筹措,哪怕砸锅卖铁也要将孩子治好!


张某的行为无疑是构成犯罪的。作为母亲,她虐待儿子至重伤的行为,既构成了故意伤害罪,同时也构成了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条规定虐待罪。


她的一个行为同时触犯了两个罪名,但是在我国特殊条文优于一般条文,所以张某最后的罪名很可能是虐待罪。


而张某的男友史某,并不属于溪溪的家庭成员,所以他的罪名应该是故意伤害罪。